秋秋秋秋秋秋秋

追星去了,告辞

写文不可能写文了,找到我的同学可以取关了
追星去了,告辞

满城风雨/伞修

*梗源大鱼海棠
*以前确实发过这篇,但是那篇太ooc了,实在看不下去,需要大面积修改,所以重发一次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全职高手 伞修
满城风雨
      5月29日
      二十七岁的叶修捧着一个不算大蛋糕,来到了南山公墓,并不是清明节,公墓没有几个人,气氛有一些诡异。叶修走到墓前,将蛋糕在碑前放好,长眠在此的,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。
     “今天我生日你还记不记得?能回来看一眼吗一眼就行。算了十年了你也没回来,蛋糕记得吃,今年是芒果味的”叶修用袖子擦拭着照片上沾上的灰尘“苏沐秋你可真有你的,祝你永远十八,你就用这种奇葩方式永远十八了是吧”
     没有回应
     擦完以后挽起袖子,坐在墓旁把刚刚放好的蛋糕拿到了手中。蛋糕被分成三份,一份已经被拿走了,剩下的两份,叶修把一份蛋糕放在了墓前,另一份自己吃了起来“你要是还在的话,今年28岁了吧。你打荣耀肯定玩不过我了”叶修咽下了一口蛋糕“我又拿了个冠军你知道吧,我记的我和你说过这件事,周泽楷确实难缠,不过你要是在的话,肯定就会简单多了”
     天空这时候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,叶修没有带伞,任由雨水淋湿他的头发,叶修一边吃着蛋糕,一边絮絮叨叨的和苏沐秋说着话,雨渐渐变大,叶修全身都被淋湿,他仅是调整姿势护了一下蛋糕,然后继续和苏沐秋说话,又默默把蛋糕下咽
     叶修好像感到雨停了,可周围淅淅沥沥的声音还在,不由抬头看向身后,故人笑颜此刻近在眼前
     “生日快乐”是苏沐秋的声音“蛋糕我尝了,味道不错”
     “沐秋?”叶修声音陡然变了调子,苏沐秋还是十八岁的样子,盈盈对叶修笑着
     “谁说我现在,打荣耀打不过你的?竞技场来一场试试?”苏沐秋走到了叶修身边
     “苏沐秋你终于舍得来看我一眼了?”叶修的笑容里,充满了失而复得的喜悦
     “明明预告了雨天也不带伞,你多大了?”苏沐秋的声音里含了责备“以后别熬夜了,还有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要少抽”
     “知道了知道了,苏沐秋你怎么和我弟一个样。那咱现在干嘛?回家?家里正好两台电脑,来几场都行”叶修本想去揽住苏沐秋的肩膀却被苏沐秋躲开,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叶修看到苏沐秋的笑容慢慢浅淡,像是水晕开的画。
     “其实我一直在你身边”苏沐秋向后退一步,身体也逐渐变得半透明“我会化作人间的风雨,陪伴着你”
     苏沐秋消失了,叶修呆立一会后扭头,放在苏沐秋墓前的蛋糕,缺了一个小角。
     雨声呢喃中,不知有何要倾诉

江山与你/双花

*梗源  皇帝“看朕为你打下的江山”
        将军“是我打的,谢谢”
*皇帝乐乐,将军大孙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全职高手 江山与你
     张佳乐是当朝圣上的皇子之一,虽然一直被自家父皇夸赞在文采这方面有不俗成就,可是这个尚武的时代,显然父皇更加中意三皇子。圣上年老,朝中大臣们对于立太子这事争执不休。
     “想当皇帝?”说话的人是孙哲平,孙家世代为武将,家中嫡孙孙哲平,也在战场上立下了赫赫战功。孙哲平自小与张佳乐交好,此时在孙哲平的府上,倒不怕被人听见
     “当然”张佳乐挥剑,引起一阵细微的风“可是这东西,我根本不会用”
     “我会就好”孙哲平接过张佳乐手中的剑
     第二日,张佳乐听闻孙哲平早朝时自请带兵出征,等张佳乐赶去孙哲平府上时,孙哲平已是一身戎装。
     “殿下,这一战为你。臣无比期待着殿下完成心愿的那一天”孙哲平对张佳乐说“此战艰难,望殿下在宫中多多保重。臣去了”
     果然如孙哲平所说,此战艰难,整整两年,张佳乐都没有再见到孙哲平一面。前方传来的战报上,孙哲平的名字一次次被提起,身边的少年已经成为了敌军闻之色变的将领。
     两年后,孙哲平凯旋归来,这两年老皇帝身体常有不适,张佳乐在朝中也颇有作为,加上孙哲平回归朝堂后明里暗里对张佳乐的支持,三月后,张佳乐被立为太子。
     孙哲平刚回来半年,老皇帝驾崩,张佳乐继位。
     登基典礼那天夜晚,张佳乐一个人站在正殿上看着这皇宫,这片江山,张佳乐希望自己可以治理的很好,开创又一个盛世。
     “看,这都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”张佳乐感到身后有人走过来,现在可以上正殿的,也就是孙哲平一人
     “是我打的,谢谢”孙哲平毫不留情的拆穿张佳乐。
     张佳乐尴尬的吐一下舌头,小声嘀咕一句:“我不要面子的啊”
     “现在你还欠我两个愿望”张佳乐对孙哲平说,小时候两人的戏言,此时张佳乐用这个托付,必然是极为重要的事“我的第二个愿望,是创建一个太平盛世”
     “吾皇万岁,臣愿一生追随吾皇”孙哲平跪下,亲吻张佳乐的袍角
     三年过去,张佳乐果然创造了一个祖辈们不及的太平盛世,同时,朝中还有两种声音出现。
     一种声音是要张佳乐广纳皇妃并立皇后,张佳乐19岁登基,后宫总共就四个权臣家的女子,张佳乐为了避免麻烦,干脆全部封了妃。因为要绵延后嗣,张佳乐虽然没什么兴趣,可每个月还是会出入后宫四次,历朝前所未有的雨露均沾。三年下来,张佳乐已经有了两子一女。可是小皇子长大的过程中,谁也不能避免意外出现。
     另一种声音则关于孙哲平。
     孙哲平屡立战功,手握重兵,甚至御林军也由孙哲平执掌,如果孙哲平要反,那张佳乐也回天无力。大臣们都建议张佳乐削弱孙哲平的兵权,以免孙哲平有不臣之心。
     “立后一事且待商议,至于孙将军,当年孙将军为朕打下这片江山,朕有什么理由不信他?”
     张佳乐这样回应众臣。
     削弱孙哲平兵权一事被拒绝,老臣们就张罗起了选妃和立后一事
     半月后,孙哲平持剑上殿,剑锋直指张佳乐。
     果然,防人之心不可无吗?
     张佳乐嘴角勾起一个讽刺又无奈的笑。
     “玉玺就在这里,你拿去便是”张佳乐看着孙哲平“我的最后一个愿望,是你一定要治理好这天下”
     这方式太激烈了吗?孙哲平默默反思。
     “谁要这个玉玺”孙哲平把剑插回剑鞘“凤印以后,由我保管。”
     “神经病啊,你要哪个干嘛”张佳乐刚才被吓到,然后听说孙哲平只是不想要他立后,于是也开始反思,自己喜欢这种人真的没问题吗?
     “要凤印当然没用”阻止立后而已,凤印对孙哲平来说只是一块石头
     “我要的是你”